您當前的位置:網站首頁 > 脫貧攻堅

90后駐村扶貧干部楊澤:為深山脫貧貢獻青春力量

發布時間:2020年04月26日22:24    作者:圖/文:龍章榆 林婧    來源:第五分公司    瀏覽:
【字體: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視力保護色:

“你顧好家里,這邊我可以撐著!

4月中旬,即將當爸爸的貴州路橋集團第五分公司駐從江縣翠里鄉岑豐村扶貧隊員楊澤,請了幾天短假,到貴陽照顧妻子。假期結束,得知剛出的生孩子有些黃疸,指揮所領導特意打來電話,囑咐他孩子好轉后多待幾天。

但孩子一出院,楊澤立刻返程。他說,脫貧攻堅到了最關鍵時刻,組織就業、補齊短板……目前一分一秒都差不得。

認準目標,迎難而上,這是的楊澤工作信條。2019年8月,90后的楊澤毅然選擇放棄安逸,扎根貴州省貧困程度最深的從江縣開展駐村幫扶工作,“要為深山脫貧貢獻年輕力量!彼f。


和領取行旅補助(行李箱)的老鄉合影

“想到基層做些實事”

剛入職公司的楊澤,主動找到了單位書記的辦公室。他和書記提出申請:“單位基層要是有工作名額,我愿申請到一線去!

8月,集團公司召開脫貧攻堅大會,安排定點幫扶從江縣翠里鄉岑豐村11戶貧困戶到五分公司黨支部;鶎拥拿撠毠怨ぷ骺杖背鲆粋人員。

“你愿不愿去?”公司想到了這位幾次主動請纓的年輕人。

“我要去,我必需要去!睏顫扇缡腔貜。

從江縣是貴州省深度貧困縣,岑豐村也名“豐”實并不“豐”:“坡腳喊來坡上聽,走路走得腳抽筋!贝謇锱c廣西接壤,地處偏僻、交通閉塞、產業單一,全村共282戶1429人,建檔立卡貧困戶71398人,是典型的二類貧困村。

從省城公司機關辦公室到貧困山區,對于這樣的選擇,楊澤說了三個理由:我是年輕人,有過運動員經歷,精力充沛能吃苦;我是農村人,對農村有感情;我是共產黨員,組織需要我要沖在前面!熬褪窍氲交鶎幼鰧嵤!

接到任命,說服家人,三天時間,楊澤準備完畢,去到基層。這一去,他成了公司駐村脫貧攻堅幫扶隊伍里,最年輕的駐村扶貧隊員。


給被銷戶的韋交迷老人送已經恢復戶籍的戶口本

“幫扶要放下身段實干真抓”

岑豐村是苗族傳統村落,長期以來群眾廚房、臥室、廁所與畜禽圈舍同層或者分層混在一起。通過排除,此類住宅達107戶,其中貧困戶就有23戶。

改善農村人居環境是脫貧攻堅的大任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關鍵點。村里的人畜混居改造,成為楊澤進村后的第一任務。


上戶動員群眾參與人畜混居改造

接到任務的楊澤和駐村第一書記迅速協調物資,風風火火上門,一家一戶規劃?烧l知,群眾看見他來,有的繞道走,有的把門關,大部分群眾好說歹說不同意。

“祖祖輩輩住了幾百年,要大家說變就變,難上加難!贝謇锏母刹扛嬖V他。

一腔熱血開頭就碰一鼻子灰。楊澤明白了,基層工作只有激情,顯然不夠。他迅速調整工作方法,一面抓住青年返鄉過節時間窗口,從青年家做起搞示范;一面厚著臉皮串戶,拿著改造相片,用效果上門講道理!懊刻煸缤碜邇纱,最多一家走了20多次”

3個月的來來回回,村里人看到了效果,明白了道理,徹底被說動。到11月,107戶自主出工投勞,全部完成改造任務。曾經被做了無數遍工作的群眾佩服他們:“你們真是有決心!”

改廁、改圈、改廚,村里變干凈、家里變整潔,群眾心里的防備慢慢消失。曾經見到就繞道的村民,有的叫他上門嘗嘗自家剛釀的米酒、有的在脫貧攻堅指揮所悄悄放下自家的蔬菜……

“只要放下身段,實干真抓,是不是真正為群眾著想,村里自己心里有桿秤!睏顫烧f。

從修產業路、對接就業崗位這樣的大事,到控輟保學、代交社保這樣的小事,楊澤和路橋集團的駐村干部一起,每件都當作自己的事來做。如今,全村在冊貧困戶只剩4戶7人,且均已經得到民政兜底。


向群眾宣傳扶貧政策、動員群眾外出務工,動員群眾積極參與人居環境整治

“舍‘小家’是為更大的‘家’”

半年的駐村工作得到了越來越多岑豐群眾的認可,但在家人看來,楊澤似乎并“不稱職”。

入職過后主動申請到基層,楊澤沒有提前告訴父母,更沒和剛結婚3個月的妻子商量。

去年8月,申請被組織批復,楊澤忐忑回到家里。經過“說爛了嘴皮”的動員,妻子態度從不支持轉到支持,“我支持你到基層工作,我一定會開心,不過不開心幾天就好了,你放心去吧!逼拮诱f。

可剛來到村里,妻子就檢出已經懷孕。正值脫貧攻堅關鍵時期,連著幾個月時間,他忙得沒能回貴陽看愛人一次!斑是去年11,她找了個我時間稍微充裕的日子,趕到了村里看我!

今年春節,因為疫情突發,還在妻子沿河老家拜年的楊澤放不下村里的百姓,大年初四主動返回村里開展疫情防控工作!罢麄孕期都是她自己一個人……”說到這里,這名1.92米的大高個,忍不住揉了揉泛紅的眼睛,連說了三遍愧疚。


上戶宣傳疫情防控知識和在防疫卡點排查過往車輛

這次兒子出生,是楊澤駐村半年來第三次看到妻子。楊澤說,從江縣是貴州省9個深度貧困縣之一,是最難啃的“硬骨頭”,從江的工作決定著全省脫貧攻堅大局,事關全國同步小康,我還是必須得回去!

再次匆匆回村,妻子告訴他,她不舍,但特別理解,也支持。楊澤說,“等孩子長大了,我也要告訴他,爸爸是黨員,干的事是為‘大家’,他一定也會支持我。

黑龙江体彩6 1开奖结果